当前位置:辣妈宝贝网 > 新闻 > 正文

疫情之下没有了海外留学生国际名牌大学也叫苦连天

2020-05-22 00:55:05 来源:自媒体 作者:探索发现

原标题:疫情之下没有了海外留学生,国际名牌大学也叫苦连天

当我们在议论谁是受疫情冲击最严峻的职业时,目光总是习气性地盯住建筑业、零售业、运输业或餐饮业。其实,对某些国家来说,答案却是教育。

在许多人眼里,教育如同明晰脱俗,文雅崇高,远离金钱,与经济无关。但是,现实恰恰相反,正是金钱撑起了教育业。钱便是教育的命脉,没有了殷实校友的捐献、食宿费、会议设备使用费,以及最重要的占有校园收入最大比例的膏火,教育根本就玩不转。

对许多人来说,全球化意味着从国际各地进口更廉价的制成品,但对兴旺经济体而言,它们近些年来最大的经济成就之一便是招引了许多海外学生负笈肄业。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高级教育教授马金森(Simon Marginson)说,近几十年来,全球中产阶级敏捷兴起,这对西方大学来说是天赐之物。他们一方面期望子女承受杰出的教育,另一方面,本国的高级教育质量远不如兴旺国家。因而他们有着激烈的动机送子女出国留学。这样留学国外的子女就能够得到含金量很高的名校学位证书,把握第二语言,具有许多的人脉和朋友,从而为将来的职业生涯铺好晋身之路。现实证明,支付再多的金钱好像都是值得的。

在这方面,最大的赢家是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等讲英语的国家。这些国家都有优异的英语教育系统,能够招引来自国际各地的能承当高额膏火的自费学生。例如,在美国,上一学年有36万名中国学生入学。据估计,外国留学生的涌入每年给美国经济带来的价值百科高达450亿美元(370亿英镑)。在英国,来自英国和欧盟以外的本科生每年能够被收取高达58600英镑的膏火,而不是规范的9000英镑。

在澳大利亚,每年来自外国学生的收入听说超越300亿澳元(200亿美元),这但是澳大利亚大学多年来一向瞄准的一块大蛋糕。现实上,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就一向在尽力招引来自亚洲的外国学生。坐落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教授安德鲁•诺顿(Andrew Norton)表明,就招引亚洲学生而言,澳大利亚具有一些显着的优势:简直同处一个时区,气候宜人,学生学成后可能会永久性迁居这儿。

几百年来,教育的形式便是把来自四面八方的教师和学生汇聚一堂,互相朝夕相处,一聚数年,听教师耳提面命。但是,突然之间,暴虐全球的疫情改变了这一切:学生遣送回家,课程搬运网上。假设全球各地持续封闭,秋季将很难招到重生,即便招到也很难进入校园。并且从前川流不息的各种会议,本年也不再举行,一切的殷实校友突然间也变得囊中羞涩,远没有人们幻想的那么赋有。好像一夜之间,那些名校简直一切的收入来历都一起受到了丧命进犯。

在美国,大学是一个巨大的工业。一些前史最悠长、最有名的大学具有数十亿美元的储藏资金、巨额的捐献基金,并且它们的杰出名誉意味着它们能够向学生收取最高的膏火。但即便如此,它们现在也在承受着被封闭的苦楚。

在英国,剑桥大学宣告下一学年的一切课程都将只在网上进行。虽然剑桥表明,假设政府指导方针发作显着的改变,它将从头评价局势。

但是,留学生花了大笔的膏火千里迢迢来上名校,可不是为了来上网课的。他们要的是体会那里的日子,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沟通。一些名校教授也坦承:这些网络课程没什么招引力。他以为,假设让学生挑选,他们会挑选面对面教育。“网络没那么高的威望,不只对雇主如此,对整个社会也是如此。”因而,不只许多在美国的留学生要求校园交还膏火,并且英国大学的学生也要求退款。

虽然在线教育现在风行国际,但这绝不意味着人们一年花几万美元上名校就为了承受在线教育。假设本年入学只能上网课的话,信任许多学生要么推延下年入学,要么爽性另做挑选。那些高度依靠海外生源的大学必定深受冲击。

责任编辑: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