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辣妈宝贝网 > 新闻 > 新闻>正文

南下分集剧情详细介绍16-20集

2019-01-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方中信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16集

  魏九斤被安排到建设局担任经理,市里给他派的书记居然是从朝鲜战场上负伤转业下来的老三营指导员段德江,两人再次合作,一个抓“战斗”、一个抓思想,依然配合的很默契,很多从三营下来的伤残转业军人又回到了两位老上级的手下工作,大家都是热情高涨。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17集

  两江市的建设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但工业原料却出现了缺口,身为副市长的白承松决定去广东搞采购,但觉得和商人打交道,自己心里有点儿憷,魏九斤有作战经验,脑子好使,点子多,在自己身边能把把关,所以拉上魏九斤跟自己一起去,临行前魏九斤和吉林确定了恋爱关系,吉林沉浸在幸福之中。   娄永良为了追求青格尔主动出击,在青格尔的办公室碰上来办理关系的普刑天,假装热情的想和普刑天、青格尔套近乎,遭到了两人的冷脸,被青格尔赶了出去。   魏九斤出差了大半年回来,吉林和魏九斤都发现跟对方的感情并没有因为分离而减退,反而越来越深,彼此的吸引力越来越强,于是两人决定结婚。组织上暂借给魏九斤和吉林一所小院安家,娄永良一直碶而不舍地在努力追求着青格尔,但没想到青格尔从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过,他甚至使出了在青格尔面前举枪共亡的招术。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18集

  白承松带领着老二分队的队员们来到魏九斤家小院为他们庆祝婚礼,单之梅和普刑天也来了,魏九斤在婚礼上才知道省委副书记廖长天是吉林的父亲,但这个“老战场”处事不惊,反而用自己的方式搭建了与老丈人的亲密关系,婚礼上魏九斤企图撮合普刑天和青格尔搞对象,被青格尔不硬不软的顶了回去。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19集

  光明纺织厂是两江市重点企业,厂长吴铭章是解放前是地下党,两江市解放时是他带领着厂里的工人挫败了国民党毁厂的计划,完好的护下了光明厂的厂房和设备,但是解放后的几年里光明厂的生产任务一直不能正常完成,国家下发的生产任务就这个厂子的设备状况应该是能吃饱的,市委也一直对这个厂子出现的问题无从下手。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20集

  普刑天离开厂里到货站仓库去工作,魏九斤抱着颗歉疚的心想说上几句安慰的话,可没想到话说得不对路,两人越说越拧,锵锵起来,刑天不想搅入厂领导的人事斗争,只想着在技术上搞创新,把厂里的生产进度提高上去,老魏觉得刑天不该老躲着自己和吉林,可刑天却觉得你们又不是我的生活中心,我没要必天天围着你们转,哪谈的上什么躲啊!话不投机。

南下分集介绍 第一集

  淮海战役战场。县委组织部部长常山、宣传科长孟思远、武装部干部王三成和民政干事娄振,带领支前队伍穿梭于炮火纷飞的战场。

  中原野战军宣传队员周玉跌跌撞撞地闯入阵地,引来敌人雨点般的子弹扫射。孟思远跃出战壕,救了周玉。在我军阵地上,孟思远和周玉对敌人进行喊话攻心,两人的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次配合十分默契。

  王三成用步枪打下了敌人的飞机,创造了军事史上独一无二的战绩。孟思远、常山、王三成、娄振四人在战火中立下了“生死与共”的誓言

  南下动员大会。孟思远目不转睛地盯着指挥大家合唱的文化教员司徒梅。地委书记唐志先传达了中央会议精神,从山东抽调15000名干部南下接管政权!

  因为担心母亲的身体,孟思远在报名时犹豫不决。王三成的婆娘是妇救会主任,两口子都坚决要求南下,为谁留下带孩子种地的问题争执不休,一向惧内的王三成终于不惧内地作了一回主!娄振的老婆怀孕了,三代单传的他不想走,招来王三成夫妇的奚落……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批南下干部报到,却是从部队过来充实南下干部的周玉!

  南下干部光荣榜,没有孟思远的名字。司徒梅对他一脸不屑。

  郁郁寡欢的孟思远被母亲看透心思,母亲说,守着一亩三分地,不叫男人。

南下分集介绍 第二集

  孟思远扶着母亲来找唐志先,唐志先当场批准他南下。

  周玉对孟母照顾备至,孟母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她拿出祖传的玉镯给思远,希望有一天能戴在周玉的腕上。思远说他俩只是普通战友。

  娄振假装修猪圈砸坏了脚,王三成一句“房子着火了”就让他现了原形。无地自容的娄振发誓要南下。

  出发前的最后一个晚上,王三成两口子打了起来。三成夸南方女子漂亮,天美按住他一顿胖揍。她在三成胳膊上系上了根红绳,说,到哪儿只能想着我,想当陈世美,你试试。

  清晨,看着思远离开家的背影,母亲到底忍不住落了泪。

  南下干部纵队临城集训。唐志先任大队长,常山、思远、三成和娄振编入了陈家善的中队。司徒梅也唱着歌来报到了。

  一个风霜满面的女人扯着两个孩子来找陈家善,司徒梅喊了一声:陈书记,你娘来看你。陈家善顿时红了脸。原来,她是陈家善的童养媳。

  陈妻不让陈家善南下,王三成请姜天美来救火。姜天美说要和陈妻一起闹,把两人的男人都弄回去,陈妻计上心头:要闹你先闹,凭啥我打头。

南下分集介绍 第三集

  解放战争形势发展迅速,上级决定南下干部纵队结束学习,向南方开拔。

  田间露营。南下干部们支起篝火烤麻雀。大学生刘晓钟把烤好的麻雀递给周玉,周玉递给孟思远,孟思远的眼里只有司徒梅。

  唐志先骑着马过来问同志们累不累?司徒梅甩出一句“骑马的不累”,引起了唐志先的注意。唐志先让司徒梅在路上给干部们补文化。

  司徒梅扭伤了脚,唐志先把马让给了她。在唐志先面前逞强的司徒梅,打马受惊,纵马狂奔。为救司徒梅,孟思远受了伤。

  司徒梅为思远疗伤,思远趁机向司徒梅要求学文化,司徒梅爽快地答应了。心花怒放的思远装作什么都不会的样子,大大咧咧的司徒梅丝毫没有察觉,周玉看在眼里,愁上心头。

  孟思远从支前的老乡口中获悉母亲病危的消息,思前想后,决定回家去看母亲。

南下分集介绍 第四集

  不见了思远,王三成、娄振急忙向陈家善汇报。司徒梅得知孟思远可能做了逃兵,主张向大队长汇报,陈家善却认为事情还未弄清楚。

  周玉知道后,决定不顾一切前去追回孟思远!

  孟思远行至半途,思想斗争良久,终于疾步返回。在归程途中,突然遇见前来追寻自己的周玉被溃散的七八个匪兵绑架,连忙悄悄追踪下去。

  王三成、娄振、常山三人,宁愿受处分也要把割头不换的兄弟思远找回来。司徒梅要向上级反映逃兵事件,遭到了陈家善的呵斥。

  土地庙。孟思远用声音模仿引逗出匪兵,打死敌人,救出了周玉。枪声引来更多的匪兵,把孟思远他们团团围住。常山、王三成与娄振及时赶到,与匪枪战。

  唐志先调查 “逃兵”事件。周玉和三成他们都想办法替思远开脱,但执拗的思远请求组织将自己作为逃兵来惩处。

  思远受到党内警告的处分。司徒梅开始疏远他。

  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思远独自跑向深夜的山岗,面向家乡的方向嚎啕大哭。周玉悄悄地站在他身后,心疼地看着他。

南下分集介绍 第五集

  周玉俘虏了让国民党抓夫的赶马人老骡头。老骡头坚决要求留在队伍里。几天后,老罗头突然提出了入党的要求……

  渡江在即,四人重温“生死与共”的誓言。常山把自己的照片交给思远,彼此承诺,无论谁发生不幸,一定照顾对方的家人。

  百万雄师过大江。唐志先大队被临时抽调,到南江市接管政权。

  三成和思远奉命接收一家机械厂。三成看到工人们个个面露菜色,衣衫褴褛,不由得把大手一挥:工资提高一倍!工人高呼共产党万岁,三成一高兴,又把手一挥:江山是咱的了,咱说了算,再提高一倍!思远觉得不妥,但乐晕了头的三成哪听得进他的提醒。

  唐志先带着常山、娄振、刘小钟来到伪政府官员的家。伪官员太太偷偷把一个金鐲子往娄振手里塞,娄振象被火烫了一样把手甩开。

  在干部会上,唐志先表扬了娄振拒腐蚀的革命意志。娄振很得意。

  机械厂工资翻番的事在全市引起了轰动。全市工人纷纷要求提高工资。

南下分集介绍 第六集

  三成和思远被紧急召到军管会,受到唐志先的严厉批评。思远抢着说是自己的主意。唐志先告诉他们,管理城市,只靠朴素的阶级感情不行,必须按照科学的经济规律办事!思远认真地记下了这句话。

  思远把写好的情诗交给司徒梅,请她帮助修改提高,司徒梅却顺手拿给周玉。周玉拿着修改好的诗稿给思远,思远以为是司徒梅修改的,大加赞赏。周玉失落的情绪被司徒梅察觉,她找到思远,说那是周玉润笔的,思远愣住。

  南江是周玉的故乡,周玉在看望父亲时才知道父亲的真实身份是一名地下工作者。在父女团聚的时候,地下交通员送来了一份重要的情报:“上海市城防兵力分布图”,保密局上海站站长邝立仁率特务追踪而至!周父和交通员为引开特务壮烈牺牲。

  周玉将情报交给了陈毅司令员。陈毅说这份情报关系到上海的解放。

  老骡头去取给养,遭遇国民党溃军抢劫,和敌人进行了殊死搏斗!三成等人赶到,救下老骡头。

  接管南江的干部到了,唐志先大队的任务已经完成。他们启程继续南下。

南下分集介绍 第七集

  南下干部纵队来到江苏丹阳,中央在这儿展开了为接收上海专门进行的培训。

  上级让大家在驻地待命,不许随便出门。三成和娄振约思远出去逛逛,思远不敢,二人笑话他太胆小。

  三成和娄振想进戏院看戏。门房不放行。娄振掏枪顶住了门房的腰。陈毅赶到,下了二人的枪。三成娄振被关了禁闭。

  陈毅传达毛主席指示:接收上海,是中国革命的一道关。严厉批评有些接收干部进城后违反纪律的问题,明确地说:野战军,进了城不能再野!

  为了让大家遵守入城纪律,南下干部和部队在丹阳举行入城演习。还要求大家衣服要经常换,胡子要天天刮,牙要天天刷……三成娄振牢骚满腹,思远却做得很认真.

  老骡头找唐志先说入党的事情,不料,唐志先说进城了,老骡头该回家了。老骡头说出了肺腑之言:俺老婆就是党员,我不能落后,就拉着马出来投奔解放军了,半路上被国民党拉了壮丁,现在部队就是我的家,南下干部就是我的亲人!唐听后,答应让他留下。

南下分集介绍 第八集

  解放上海的战役打响了。

  南下纵队跟随着大部队打到了苏州河畔。敌军凭借高楼大厦,固守苏卅河沿线,而我军不许使用重武器,无法前进一步。

  地下党员老季提供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情报:有一条下水道可以顺利通达苏州河对岸!纵队立即组织了一支突击队,将各有所长的孟思远、常山、王三成、娄振、刘小钟集中到了一起,由老季同志带领,前往下水道!

  他们在下水道的出口处,活捉了一个国民党师长,胁持他将突击队带到敌前沿指挥部,劝降国民党一个师的兵力投诚起义。

  南京路上,热火朝天,上海人民载歌载舞,隆重欢迎解放军进城!

  大资本家司徒望平不愿意随弟弟离开上海去海外,更不畏惧国民党特务的威胁恐吓,而听从了上海地下党老季同志的劝说,决定留下,同时,也在等待女儿司徒梅的归来。

  南京路上,报童高喊:“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陈毅出任市长。”

  唐志先带领南下干部们接管旧上海区政府。旧官员们交出印信,鱼贯而出。

南下分集介绍 第九集

  唐志先担任区委书记,他让司徒梅先回家看看,也把党的政策文件带回去。

  三成带领南下干部去接收官僚资本。经过司徒家门前,听说司徒望平是上海的棉纱大王,当即宣布要作为官僚资本没收。

  司徒梅回家,听父亲说了此事,充满革命激情的她,要父亲积极配合政府没收官僚资本。司徒望平却开始认真研究女儿带回来的文件。

  土地庙。保密局上海站站长邝立仁给地痞流氓下令,刺杀共产党首长。特务暗杀唐志先,被思远发现,双方展开枪战,战斗中为掩护思远,常山壮烈牺牲,最后时刻,他把长命锁交给思远,思远发誓一定找到常山的母亲和妹妹。

  王三成、思远又来没收司徒家的资本,恰好碰上司徒梅。司徒望平说,我不是官僚资本,是民族资本家。正闹得不可开交,陈毅来访。陈毅严肃地批评了王三成等人,让他们给司徒望平道歉,回去后加强学习。

  思远约司徒梅看电影,司徒梅因工作失约了,代替她去的是周玉。司徒梅回请思远看电影。思远忙于调查冷枪案,想开开眼界的娄振夺走了电影票。

南下分集介绍 第十集

  孟思远、周玉和刘小钟被安排去工厂的工人纠察队工作。在思远的帮助下,周玉说服了技术工人梁阿毛复工。

  公安局抓住了一名潜伏来沪的特务李天,他的任务是以特派员的身份去领导“顺天国”破坏上海的金融和治安。据李天交代,他与“顺天国”的头领 “猎犬”多次通过电话,熟悉彼此的声音。

  思远模仿李天的声音惟妙惟肖。组织决定思远执行这一项冒名顶替打入“顺天国”的任务。

  思远向司徒梅话别,问有段时间看不到革命同志,你会想念吗?司徒梅回答的很干脆,不会,我只想与革命有关的人和事。思远对周玉说自己要出差几天,并把常山的遗照交她代管。周玉低声说,我会记挂你的!

  思远问娄振,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为什么当自己遇上事情的时候,最想见到的人却不是司徒梅?

  经济动荡,人心浮动,奸商趁机打出“只收银元,拒收人民币”的招牌。

  孟思远去大江南货店和特务接头,见到了“猎犬”——邝立仁,并机智地取得了敌人的信任。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11集

  陈毅开诚布公:有人说共产党军事上一百分,政治上八十分,经济上零分。希望大家建言献策,为经济复兴出把力。司徒望平直言不讳:金融搞不好,物价稳不住,只怕贵党的天下也坐不稳。陈毅胸有成竹,政府有能力稳定金融,因为政府有两只手,一只是经济,一只是政治。周玉路遇思远,赶忙上前,思远说她认错人了,周玉注意到他身边的陌生人,连忙说抱歉。这令邝立仁起了疑心。邝立仁让思远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思远被特务带到指定地点,向指定的人物开枪。指定人物竟然是周玉!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12集

  思远内心激烈交战,终于开枪,子弹击中周玉,周玉慢慢倒了下去……思远通过邝立仁的考验,把特务已经掌控证券交易大楼命脉的情报送了出去。上海证券交易大楼的战斗。银元贩子和经济特务全被抓获。物价回落,金融趋于稳定。商店纷纷挂出了新招牌:欢迎使用人民币。邝立仁联系了浙东土匪屠凤良,准备武装破坏上海军民大游行,炸毁自来水厂和发电厂。思远悄悄送出情报,敌人的阴谋被侦破,邝立仁也被思远活捉。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13集

  思远归队,立即冲进唐的办公室,追问周玉到底是生是死?唐拎起了电话:周玉,你可以过来了。周玉和思远含泪看着对方,终于拥抱在了一起。娄振审问邝立仁,邝顽固地表示坚决不投降,要为党国捐躯。思远、娄振带着战士来到邝家搜查。见到了年轻美貌的邝妻。邝妻吓得直掉眼泪,战战兢兢。娄振不觉心里一动。娄振再也无法忘记那个女人,晚上回到宿舍,眼前全晃着女人柔弱的样子,娄振避开大家的目光,又去了邝家。邝妻拿出四块大洋给娄振。娄振顺水推舟地接过来放进兜里。两人就此厮混在了一起。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14集

  娄振的夜不归宿引起思远怀疑,思远问他,娄振编造谎话推诿。大家组织讨论老骡头入党的事情,因娄振反对,结果老骡头入党的事情只能暂缓。老骡头情绪低落,思远安慰他,让他经受得住考验。老骡头拿出妻子从乡下邮寄来的信,说我已经给我老婆写信报喜了。上海的第二轮经济危机来了,物价飞涨。司徒梅骑着自行车去郊区的团委,碰上了暴雨。雨中,司徒梅摔倒了,自行车也摔坏了,唐志先开着车来到了她的面前,让无助的她心中有了暖意。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15集

  轿车在半路上竟然抛锚,两人只得坐在车内,第一次近距离地坐在了一起。思远、周玉被派到面粉厂组织生产。工厂里,劳资矛盾爆发,工人把孙向本团团围住。思远率工作队赶到解围。孙向本哭穷,面粉厂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根本没钱发工资了。周玉建议思远查账,终于查出有一批资金去向不明。孙承认这笔资金转到了国外的儿子那里。他表示愿意配合政府,但他现在真的没钱。工人又来找孙向本,思远只能将孙保护起来,让他住进了饭店

南下分集剧情 第二十一集

  剿匪行动刚开始就连连失手,南下干部、当地干部互相指责。一方说队伍里肯定有内奸,一方说行动本身急躁冒进。

  周玉为追查孙向本粮食流向浙江的事来到江余,周玉问思远:我给你写的信呢?思远一掀枕头,都是周玉的信。二人相视而笑。

  思远、三成、周玉、项华研究切断屠凤良粮食生命线的问题。三成项华针锋相对,又掐了起来。

  思远、周玉四处查看地形画地图,找到了大坞,原来有上下两个大坞冲,四处打听,却没人认识常山。

  屠老庆独自上山,老骡头暗地里跟踪。屠老庆若无其事地抽烟,一眨眼,人不见了。

  思远、周玉在山里画地形,四五个土匪悄悄跟了上来。思远,周玉游过河躲进了山洞,点起干柴烤衣服,火光摇曳,却发现满满一山洞堆满了麻袋,解开麻袋,白花花的大米泄了一地,屠凤良的仓库找到了。

南下分集剧情 第二十二集

  王三成、项华、思远、周玉分析粮食很可能是从上海运过来的,决定马上出发,把粮食追回来。部队刚集合,屠凤良就带领土匪扑下山来。

  消息又走漏了,王三成暴跳如雷。与下山的土匪激烈交火。三成击伤屠凤良,土匪溃逃。

  三成怀疑项华是内奸,两人又闹成了水火不容之势。思远设计让屠老庆给屠凤良送去了假情报,引土匪下山,三成、思远带队直扑土匪老巢鹰见愁。陷入圈套的屠凤良被团团围住。屠凤良要求见屠老庆一面。屠老庆被押了上来。

  屠凤良破口大骂:你老婆孩子我给你养着,你敢算计我?你送情报杀了两个县委书记,共产党能饶了你?

  三成、项华听着,脸色铁青。

  屠凤良突然从身后掏出手枪,打死屠老庆。思远、老骡头双枪齐发,击毙屠凤良。

  老骡头兴奋地手舞足蹈:我打死屠凤良啦!

  三成走到项华面前,说项县长我错怪你了。二人紧紧握手。

  土匪阿三在血泊中醒来,拉响手榴弹向项华扔来。

  三成推开项华,捡起手榴弹扔开,手榴弹爆炸了。三成的身子慢慢倒下……

南下分集剧情 第二十三集

  三成满身血污,一条胳膊炸没了。他醒来后催着思远去把自己的断臂找回来,说南下的时候我媳妇在胳膊上给系了红头绳,要是不见了,她得跟我拼命。

  周玉的任务完成,回了上海。

  上海大米紧缺,形势严峻。市民们又排起长队,群情激愤。

  孙向本大借高利贷,囤积面粉,吃进原粮。国营店没米,私营店疯涨,老百姓怨声载道。

  陈云率中央财政委员会坐镇上海,开始经济大战。

  市政府请来司徒望平研究形势,“两白一黑”飞涨几倍,高利贷已到了百分之百,是到了抛售平价物资的时候了。要狠狠打击投机倒把和囤积粮煤的黑心商人。

南下分集剧情 第二十四集

  孙向本的面粉厂仓库粮食堆积如山。

  孙向本向司徒望平请教,司徒望平说你孙老板有多大的力量能跟全国之力抗衡?政府有大批粮食到,平价卖给国家还能减少些损失。孙向本点头。临走又来了句:有个共产党女婿真好,跟你女婿说说也给我在共产党里找个女婿.

  项华、思远率土改工作队进驻大坞冲。路遇一个健壮的女孩子胖揍小偷,看得老骡头直咂嘴:乖乖,这样的母老虎谁敢娶啊。

  老骡头来找思远,问这段时间表现的怎么样。思远说这次剿匪你立了大功,很快就讨论你入党的问题。支部生活会,有干部提出来老骡头在国民党部队的那段日子,说还是等政审以后吧。老骡头沮丧万分。说上回去信给老婆说了是党员了,这回又入不成。老婆还不得笑话死。

  思远碰上那个打得小偷落荒而逃的女孩,正背着母亲去医院,思远忙去帮她,知道了她的名字就玉秀。

  思远到医院看望玉秀娘,老人问思远:孟同志,跟你打听个人,也是队伍上的,我的儿子常山。思远大惊失色。

南下分集剧情 第二十五集

  思远讲了常山牺牲的经过,说我和常山大哥原本就说好谁要是牺牲了就照顾对方的家人,常山哥是为救我牺牲的,我娘已经不在了,从今后我就是你的儿子,您就认了我吧。玉秀娘泪流满面,认下思远。

  老骡头写了一封看图说话的信,画上思远和玉秀在一起,写上“快点来”,寄给周玉。

  思远、项华到省城医院看三成,单臂的三成依然不服输,拉住项华掰手腕。

  周玉赶赴浙江。老骡头说你可来了,思远又去找玉秀了。

  思远见到周玉,告诉她玉秀是常山的妹妹,自己跟她没什么。周玉说为什么你没有以前那样清晰了……

  周玉回上海,思远送行。周玉把《稼轩长短句》给他,说我在上海等你。

  思远撤销处分,任江余县委副书记。土改工作要结束了,思远跟娘告别,说还会经常来看她。玉秀喜欢上了思远,逼着母亲去提亲,思远说自己把玉秀当妹妹,玉秀从此害上了相思病,整天蓬头垢面,茶饭不思,唠唠叨叨一句话:他什么时候会来呢?

南下分集剧情 第二十六集

  土改结束,思远要回县里。绝望的玉秀,拿起绫子上了吊。玉秀娘来找思远,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思远你救救她。思远愣在当地,良久,说娘你让我考虑考虑。

  思远收拾行囊,去了上海。

  思远找到三成,告诉他要跟玉秀结婚了。三成愕然,说大丈夫义字当先,我支持你。

  思远在周玉的宿舍门前徘徊。他努力不带感情色彩地告诉周玉,说玉秀她们家离不开他,而周玉没有他照样可以拥有自己的生活。

  周玉问思远:你爱她吗?思远沉默不语,他不想欺骗周玉,更不能欺骗自己。

  唐志先找到思远说你这次的错误比前两次的都要大,生活的惩罚要严厉的多。

  思远要回浙江,准备上车的时候,发现周玉站在路边。周玉说有一句话,一定要问问你,你爱过我吗?哪怕只爱过一天。思远点头:爱过。周玉说谢谢你,谢谢你爱过我。

  周玉孤单的身影渐渐远去,思远心如刀割:我爱你,我现在依然还爱着你……

  南下分集剧情第二十七集

  思远回到江余,老骡头气愤难平。

  思远去看母亲,说愿意娶玉秀。玉秀喜极而泣,母亲却不象玉秀那么高兴。她把玉秀差出去,单独和思远说话。你娶玉秀是为了帮她而并非爱她,对吗?思远不吭声。母亲叹气:让你受委屈了,如果你真的要娶她,你得答应一件事。一辈子别丢下玉秀,一辈子对她好。

  红都俱乐部,南下干部在跳舞。陈家善坐在旁边,郁郁寡欢。有一双眼睛盯上了他——那是孙向本。

  在孙向本的催促下,孙凤儿款款地走到陈家善面前,大方地伸出了手:首长,可以请您跳舞么?陈家善看着年轻美丽的孙凤儿,如坠雾中,身不由己地站了起来。

  陈家善这晚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转过身是孙凤儿跳舞的窈窕身影,掉过头是家乡的老婆苍老的脸。突然间,他看到了一种全新的可能。

南下分集剧情 第二十八集

  陈家善忍不住去了舞会,这次见了孙凤儿就象见到了故知。孙凤儿问起他的家,陈家善很尴尬地承认,他在老家已经有了老婆和两个孩子,孙凤儿脸色一变,甩手离开。

  一连几天,陈家善都见不到孙凤儿,陈家善失魂落魄。这一天,孙凤儿出现在他面前,陈家善激动得差点儿叫起来。陈家善问孙凤儿为什么不来,孙凤儿一双泪眼看定他说:你自己难道不知道?陈家善激动地抱住她说,我这辈子,三岁就有了老婆,稀里胡涂成了亲,自己还没长大就有了孩子,我从来不知道,爱上一个人是这么折磨人。还当场许愿,要和老家的老婆离婚,娶孙凤儿。两人又回到舞会上,这一回跳得琴瑟和鸣,如痴如醉。

  为了让司徒梅提起她所谓“干革命的斗志”,唐志先让她去上海郊区进行土改。唐志先查出有肝病,必须住院治疗。大家都希望司徒梅留下来照顾唐志先,但唐志先不同意把自己的病情告诉司徒梅。

  区委大院,人们欢送工作队。司徒梅豪情万丈地挥挥手:再见了,上海!

南下分集剧情 第二十九集

  思远和玉秀举行了婚礼,玉秀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来祝贺,说玉秀是县太爷夫人,玉秀得意洋洋。

  思远站在门口迎送客人,蓦然看见周玉站在远处。周玉把玉镯还给思远,说这是思远母亲送给儿媳妇的,她不能要,因为她不是他要娶的人。说完转身就走。

  县里的人对玉秀都很客气,还有通信员给她打来了水。玉秀感到新鲜又骄傲,她的身份改变了,没几天就对通信员颐指气使起来。

  玉秀向思远提出她要出去工作,被思远拒绝了。玉秀又向项华开口。项华只好安排她做清洁工。结果她又因为没有办公室和办公桌而哭闹不已。

南下分集剧情 第三十集

  项华安排玉秀去打字室。玉秀和打字员小杨共用一张办公桌,玉秀心满意足。

  司徒望平得知唐志先肝硬化已经到了中晚期,马上打电话通知司徒梅回来。司徒梅赶回来,说路上没有车借了老乡的马。唐志先打趣说不是骑马的不累吗。二人和好如初。唐志先感到司徒梅的心还在工作上,,就说自己康复的差不多了,让司徒梅回去工作,司徒梅高兴地走了。

  思远从土改队回到家,玉秀对他发牢骚,说小杨让她干这干那还挑毛病,思远说人家是在帮助你。玉秀说反正别想欺负我,谁都别想。

  玉秀终于爆发了,痛骂小杨,小杨哭着要调离。

  思远闻讯赶来,要玉秀向小杨道歉,玉秀跳脚大骂小杨勾引男人,思远气得哆嗦。

  县委大院都知道孟县长的老婆不好惹。

  思远突然发现自己不想回家了。喜欢一个人呆在办公室的黑暗里。

  项华劝思远,她刚从农村出来,许多道理不懂,你应该帮助她啊。否则就是对她和自己的不负责任。思远受到触动。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一集

  思远和玉秀和好了,两人回家过中秋节。母亲感觉到两人的别扭,问思远,思远说出了他和玉秀的问题。

  唐志先独自在病房,护士小林来陪他过节,还带来了亲手做的饺子和月饼,让唐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小林对唐志先产生了感情,感觉到小林的心思,唐志先警觉起来。

  周玉努力说服自己,开始尝试着和刘小钟交往,却发现痛苦并未减少,原来要忘记思远是这么困难的事情。

  玉秀指使小孙打水,被思远撞见,回家与玉秀发生激烈争吵。思远离家去睡办公室。玉秀娘赶来,给了玉秀一巴掌。玉秀主动向思远道歉。

  思远接到华东局报到的通知。和玉秀、老骡头一起回到了上海。

  唐志先安排思远重回面粉厂搞三反五反。思远问司徒梅呢,唐志先说在农村忙的不亦乐乎呢,南下时候的司徒梅又回来了。思远感到了唐志先的落寞。

  思远带领工作队来到了面粉厂,推开办公室的门,周玉坐在那里。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二集

  周玉向思远汇报工作组怀疑孙向本套购平价原粮,流入黑市。但又没有证据。思远要求查孙向本的账。

  孙向本提出让玉秀去面粉厂当秘书,还给高薪。思远告诫她不许和孙老板来往。

  孙向本的献媚,让思远觉得厂子里有鬼,更加紧了查账的行动。孙向本知道这个人是拉拢不过来了,转而在陈家善身上下功夫。

  陈家善经常和孙凤儿约会,孙凤儿和他摊牌,如果再不和老婆离婚,她就要离开他。陈家善终于下了决心。

  离婚的书信寄回了老家,陈妻找到姜天美,哭得十分凄惨。姜天美决定马上带着孩子去上海。陈妻把八岁的儿子陈抗战送了过来,委托姜天美带到上海去,给陈家善捎个话:他离婚,她不怨他,离婚不离家,她还会在陈家替他侍奉老人。只希望陈家善能留下儿子在上海,让儿子过上好日子。儿子的简单的包裹里,还有陈妻给陈家善做的两双布鞋。

  山东大嫂姜天美一手扯着八岁的陈抗战,一手抱着五岁的女儿爱妮上路了。

  陈家善高兴地四处撒喜帖,请战友们都去喝他的喜酒。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三集

  王三成在靶场练习单臂射击。大家拿三成开玩笑,劝他也换老婆,三成半真半假地说:农村的老婆太土,非换不可。话音未落,一个蓬首垢面的女人扑上来就是一耳光。女人一开口,吓他一跳:是老婆姜天美。

  孙向本漫不经心的使出了深思熟虑的一招:请陈家善特批一张供应平价原粮的字条,准备卖给志愿军,要为前方将士尽一份心意!陈家善答应了。

  姜天美带着抗战大闹陈家善婚礼。抗战负气出走。

  陈家善准备回山东老家找儿子,孙向本给了20块大洋,说让老家的人盖个房子,供孩子读书。陈家善犹豫一下收下了:算我借的,以后改了工资制,一定还上。

  陈家善追回山东老家,抗战没回来。陈妻听说孩子丢了,抓住陈家善要和他拼命。陈家善狼狈不堪。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四集

  陈家善给了妻子20块大洋,让她留着盖屋子,供孩子读书。

  姜天美南下来了上海,与三成团聚。

  孙向本将利用陈家善得到的部分原粮抵了债。

  周玉查出孙向本私藏原粮,告知思远,孙向本是在陈家善的帮助下套购到的国家平价粮。思远震惊不已。思远说让我想想,就一个晚上。周玉提醒他别忘了娄振的事。

  唐志先找陈家善谈话,告诉他原粮已经被孙弄到黑市上去了,陈家善懵了。陈被停职检查。周玉、思远向孙向本表明已掌握他的问题。孙大惊,来找陈家善,让陈救救他,陈拒绝。孙向本威胁陈,说送给他的20块大洋也是来自倒卖原粮的那笔钱!陈呆住。

  思远找到陈家善,得知陈已经把大洋给了老家的妻子,思远提出给陈妻说,把钱退回来。陈家善摇头:我怎么张这个口?思远说让我来张这个口,我相信,一个电话就够了。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五集

  山东老家。陈妻已开始用陈家善给她的钱盖房子了。

  陈妻接到思远电话,连忙停止造房,和公婆商量把原先的老屋卖了再变卖了首饰,凑钱还钱,陈父、陈母感到对不起贤惠的儿媳。

  陈家善将汇款单交给了孙向本,说我老婆把钱寄来了,一分不少。孙凤不愿意了:哪个是你老婆?陈家善说老家的是我老婆,你是我家属。

  姜天美的组织关系转了过来,派她去上海妇女劳动教养所改造妓女。三成不同意,让她在家里带孩子。姜天美不依,把孩子送进了幼儿园,自己上班去了。

  妓女们被劳动教养,积习难改。懒惰而不知羞耻。姜天美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天去就受到妓女们的嘲弄,说她长得像搪瓷盆,没男人愿意出钱。姜天美大怒,一嗓子怒吼,镇住了众人。

  姜天美使出霹雳手段,三下五除二压下了妓女的气焰。领导找她谈话担心妓女们破罐子破摔,姜天美一拍胸脯:无论多破的罐子,我也能锔起来。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六集

  思远提出让玉秀跟姜天美一同去教养所。玉秀犹豫半天才答应了。

  玉秀去了教养所,从心眼里觉着下贱的人遭罪受是活该。造成矛盾百出,危机四伏。

  玉秀对妓女们冷嘲热讽,引发了众人的不满,群起而攻之。姜天美赶过来相劝,玉秀死不认错。姜天美怒不可遏:哪来的滚哪去,思远怎么娶你这样不讲道理的女人?

  思远去三成家代玉秀道歉。姜天美终于说出了一直想说却没能说的话,力劝思远离婚。思远苦笑着,道理我都懂,就是做不到。姜天美叹气:这个人,没治了。

  孟决意离家住到了单位上,临走给玉秀办了扫盲夜校的听课证,玉秀看也不看扔到了一边。

  项华来上海开会,玉秀大吐苦水。项华劝她要设法进步,才能与思远有共同话题。玉秀想起了思远给她的听课证,决定去念夜校。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七集

  孙凤儿问陈家善是否爱她,陈家善说她是家属,而在老家的是老婆,自己从小是老婆养大的,打断骨头连着筋。如果你觉得委屈,一切随你。

  孙向本要女儿离婚,跟他去国外。孙凤儿竟然先结婚后恋爱,真的爱上了陈家善!孙凤儿不愿走,竭力劝父母也别走,因为国外的弟弟根本就是靠不住的一头狼。

  玉秀让思远与三成和姜天美断绝往来。思远拒绝,玉秀又提出让思远别去面粉厂工作了,面粉厂有狐狸精,要不换工作也可以,自己也得去面粉厂工作,牢牢看住那个狐狸精。思远被玉秀激怒了。

  玉秀和表妹玉霞经王三成介绍去幼儿园当阿姨,拿上了工资。玉霞又提出表哥玉刚也要来上海,让姐夫也顺便给安排个工作吧。思远拒绝。玉秀说自己家的事儿都办不了,还当这个官干嘛。

  玉秀还是把玉刚弄到了上海,说你不帮忙我也有办法,幼儿园的孩子家长都是官,不行我就找他们。一下子把思远给激怒了:你敢这么做,咱们马上离婚!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八集

  老骡头告诉周玉,玉秀家的亲戚一波波地找思远,周玉陷入沉思。

  周玉帮玉秀表哥找了工作,怕玉秀误会,就请姜天美说是她找的。

  玉秀领玉刚去上班,知道了是周玉在帮忙,就咬牙切齿地去找周玉,说以后离思远远着点,让我抓住了,对你不客气。

  思远向周玉道歉,周玉提醒他可以找玉秀家里的老人说说。思远恍然,玉秀娘可是通情达理的。周玉说我过几天去浙江出差,我去找常大哥的母亲。

  陈家善得知孙向本准备卷款逃走,决定挽救岳父大人一把。经陈家善做工作,孙向本决定不走,把给国家造成的损失补缴上。得到政府的宽大。陈家善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周玉去浙江找到了玉秀娘,两人一见如故。玉秀娘听周玉讲起常山在山东的事情,萌生了到儿子战斗过的地方看一看的念头。周玉不忍拂老人的念想,带着玉秀娘去了山东。

  思远接到娄振妻子的来信,说要改嫁,孩子托付给思远收养。思远跟玉秀商量,玉秀一百二十个不同意。思远收拾行李,回了山东。

  娄振妻见到思远,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兄弟你可来了,俺娘俩有救了!

南下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九集

  思远认了娄振的女儿,起了个名字叫新华。

  思远回来,玉秀娘让思远抱着新华先出去,她再做玉秀的工作。

  玉秀娘劝玉秀认下孩子,玉秀狠狠地说,带回来我也不疼她。

  公私合营要开始了,资本家们人心惶惶。

  三成去大华机械厂搞合营。三成搞核算,来了个“大约摸”,拦腰砍。把机械厂给估了10万元。资本家们怨声载道:这简直就是明抢嘛!唐一怒之下撤了他的职,送去党校学习。

  三成回家,情绪坏到极点,将一大瓶酒喝了个底儿朝天。姜天美严正警告三成:再不进步就休了你!

  思远、周玉在面粉厂搞核算,玉秀跟踪而至,破口大骂狐狸精。周玉含泪而出。

  公私合营尘埃落定。孙向本喜气洋洋,心满意足。敲锣打鼓把喜报送给唐志先。

  陈家善决定参加南方沿海的新区建设,继续南下。

南下分集分集剧情介绍 第四十集(大结局)

  周玉决定到南方沿海地区。思远不同意。

  陈家善来电话,周玉在跟敌人的遭遇战中受重伤,高位截瘫。思远决定马上去看她。

  福建,思远冲进周玉的病房,周玉大惊,让思远出去,自己不想见到他。陈家善安慰思远。思远说,我已经完成了对一个战友的生死承诺,我必须兑现对另一个战友的生命承诺。

  思远去找周玉,说我爱你,我一直爱的是你。等着我,把事情处理完了回来接你,一定等着我!

  思远告诉玉秀要离婚,玉秀一跳三尺:不离,拖也要拖死你。玉秀娘到来。离婚证上,签下了二人的名字。

  司徒梅分娩,新生儿呱呱坠地。唐志先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女儿。

  区人代会,孟思远当选区长。三成党校毕业,对思远大发感慨:夺取城市到管理城市,实在是门大学问啊。

  福建,病房里,周玉穿上了新衣服,系上红围巾,静静地等待着……

  长途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思远充满期待。

  汽车坏在中途,思远下车沿着马路走。

  陈家善说天黑了,他今天不会来了。周玉说他一定会来的。

  思远气喘吁吁地赶到病房,病房里一片漆黑。突然,一束手电光亮了起来,周玉笑盈盈地坐在轮椅上,手里拿着思远送她的手电筒。思远向着亮光跑去。

  上海,外滩。思远推着轮椅上的周玉慢慢地走着,周玉的红围巾分外耀眼。旭日东升,朝霞满天,他们的身影慢慢溶进阳光里……(全剧终)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